百度搜索:
  站内搜索:
 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>>追思我们的顾问——洛夫先生>>正文
怀念洛夫老师
时间: 2018-3-20 1:23:40 浏览:113次  发布者:admin

    今天微信中疯传洛夫先生逝世的消息,开始不太相信,继而半信半疑,当我确认不是讹传之后,就象迎着北方吸了一口冷气,一阵寒战,喃喃默念,怎么会,怎么会?


    一瞬间,往昔我和洛老在一起的场景一幕幕拥挤上心头。他那慈祥的微笑,儒雅的举动,写书法的姿势......一幅幅场景象电影一样闪着一叠叠片段。一个诗人、语言文化艺术家、书法家、画家,一个热衷于中华文化在海外弘扬的全力支持者......一个和善的长者,一个被世人称为“诗魔”的老人,他的音容笑貌在我眼前愈发清晰起来。


    洛夫是最初是台湾诗人,后来是中国诗人,再后来,是世界级华语诗人,国际著名诗人、世界华语诗坛泰斗、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者、中国最著名的现代诗人,被诗歌界誉为"诗魔"。他的诗歌,以其凌厉、准确、凝练、叫人有出其不意的整体感觉,神话般的巧夺天工,魔幻式的文字表达技艺象激光一样射向远方,象星星一样闪烁在上空。可以说,他的诗歌,影响了一代人,影响了世界华语诗歌。他在诗歌形式上的表达,情感上的爱憎,思想上的哲学思考,象明灯一样启迪后人,象大地一样无论春夏秋冬阴晴白昼诱惑着诗兴中华、振兴中华,大写盛世中华。


    我和洛夫的缘分,始于15年前,当时他迁居加拿大已经九年。当时,我们正在加拿大温哥华组建中华文化研究院。那是2005年10月的一个下午,我在加拿大三维艺术协会会长、作家刘慧心的引荐下,去温哥华列治文的洛夫老先生家去拜访,当时我们说明来意,要组建加拿大中华文化研究院,在加国弘扬中华文化,洛老异常激动,非常乐意接受成为我们加拿大中华文化研究院的首批顾问,并告诉我们他祖籍湖南人,大陆是他时常向往的地方。争取每年去一次中国会会他的粉丝,我也毫无犹豫地发出了洛老到河南游教的邀请。每年一届的加拿大诗书画大展只要洛老在温哥华,他都要为我们站台发声,并振臂高呼推动更多加国华人来学习中国语言文化。从此,我们有了密切的交往,频繁的往来,因中华文化的弘扬而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
    洛老落下了91年的人生帷幕,值得庆幸的就是他在晚年,我们在异国他乡成了我的忘年交,80岁以后,他还能够以硬朗的身子频繁往来于中国一和加拿大之间,做传播中华文化的使者,并亲临现场,对我们加拿大中华文化研究院举办的活动给予指导、捧场,这种精神,非常人是难以做到的。


    洛老辞世,叫我回想起很多在中国和他相处的场景:


    还记得2008年10月在北京现代文学馆有幸参加“洛夫诗书画展”开幕式。


    还记得2008年11月,我们在北京大学图书馆举办“第三届加拿大中华诗书画大展”洛老和我共同剪彩时的场面,三天展览迎来3000多人观赏,轰动一时。


    还记得2009年10月,在我们的邀请下,洛老来郑州走进枫华大讲堂开讲,河南省文化厅、河南省侨办、河南省诗歌协会以及100多诗人来倾听洛老的讲座,洛老深厚的文化造诣、幽默的话语实乃诗文盛宴,盛世空前。
还记得2014年12月我们举办的首届“诗兴开封”国际诗歌大赛颁奖晚会,洛老以其87岁的高龄,风尘仆仆来到开封,参加了我们的晚会,并上台颁奖、致辞。那一次,还给我们留下了《虎头铡》、《狗头铡》、《包青天三段论法》一组共三首诗。


    记得洛老多次亲笔签名送给我他的著作,带着鼓励和自谦,叫我爱不释手。


    记得2014年12月来开封办公室的为我们加拿大中华文化研究院即兴题写书法: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相见恨晚,有缘不迟。


    记得2016年下半年,洛老准备离开温哥华回台湾定居的最后一次次诗会。


    最难忘的是2014年家父80大寿,洛老得知后,亲自提笔为家父撰写了一幅寿联:“天涯恭贺仙翁寿,龙乡笙歌宏福长”,以此书法、联对双绝合璧的珍贵墨宝为我父亲贺寿祝福。


    绵绵回忆,一个老人,一个老师,一个忘年交的良师益友,一个伟大的诗魔——洛夫!真是痛心疾首,但是我们丝毫没有回天之力。


    为此,我们精心为洛老撰写了一幅挽联,以表达我们的惋惜、悼念和敬意:


    万里秋风悲逝水;

    一朝春雨送诗魔。

    我为洛夫一哭。

    洛老一路好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加拿大中华文化研究院  黄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,3,19

 
 
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