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搜索:
  站内搜索:
 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>>追思我们的顾问——洛夫先生>>正文
洛夫走中原
时间: 2018-3-22 7:43:27 浏览:102次  发布者:admin

【编者按】昨天,台湾著名诗人洛夫去世,悼念刷屏,满满的都是他的作品,或者悼念者的诗文,整齐划一。

今天,看到诗人、评论家李霞的文字,让我们读到了一个别样的洛夫。诗评媒特转发出来,以飨读者。




洛夫走中原



洛夫走了。

当代汉语诗人,如果要说出最具影响力的,几乎毫无争议:就是洛夫。

洛夫生前最大的名号是被诗界称为“诗魔”。这比华语诗坛泰斗、现代诗歌大师、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诗人更有杀伤力。


洛夫,1928年5月11日出生于湖南省,1938年举家从乡下迁居衡阳市, 1943年在成章中学,以野叟笔名在《力报》副刊发表第一篇散文《秋日的庭院》。1946年转入岳云中学,开始新诗创作。1949年7月去台湾,后毕业于淡江大学英文系,1996年从台湾迁居加拿大温哥华。2018年3月19日,凌晨三点二十一分病逝于台北荣民总医院,享寿91岁。

洛夫写诗、译诗、教诗、编诗五十余年,著作甚丰,出版诗集《时间之伤》《灵河》(1957)、《石室之死亡》(1965)、《魔歌》(1974)、《众荷喧哗》(1976)、《因为风的缘故》(1988)、《月光房子》(1990)、《漂木》(2001)等三十一部,散文集《一朵午荷》、《落叶在火中沉思》等六部,评论集《诗人之镜》、《洛夫诗论选集》等五部,译著《雨果传》等八部。

1954年,洛夫与张默、痖弦共同创办《创世纪》诗刊,历任总编辑数十年,力倡超现实主义,对台湾现代诗的发展影响深远,作品被译成英、法、日、韩、荷兰、瑞典等文,并被收入各类诗选,包括《中国当代十大诗人选集》。1982年,长诗《血的再版》获中国时报文学推荐奖,诗集《时间之伤》获中山文艺创作奖,本人荣膺台湾“十大诗人”之一称号。1983年获吴三连文艺奖。1991年获台湾文艺奖。1999年诗集《魔歌》被评选为台湾文学经典之一。2001年,3000行长诗《漂木》出版,震惊华语诗坛,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。2003年获中国文艺协会颁发终身成就荣誉奖。2004年获北京《新诗界》国际诗歌奖“北斗星奖”。2009年诗集《雨想说的》获中国首届华侨文学奖。写诗、译诗、教诗、编诗一生,先后出版了37部诗集、7部散文集、5部评论集、8部译著。名作《石室之死亡》广受诗坛重视,因近乎魔幻的表现手法,洛夫被称为“诗魔”。2009年秋由鹤山21世纪国际论坛出版《洛夫诗歌全集》。


我曾在郑州两次见到洛夫先生。2009年10月,洛夫先生走访北京、长沙、西安、上海后,作为加拿大中华文化研究院的顾问,来到中原“枫华大讲堂”发表演讲。活动由加拿大华人企业协会、加拿大中华文化研究院主办,河南省诗歌学会、枫华(郑州)置业有限公司共同承办。

在演讲中,洛夫先生以睿智、幽默的语言,与大家共同分享了他60余年来的诗歌创作心得。在嘉宾互动环节,诗歌爱好者与听众纷纷提问,洛夫先生妙语连珠的回答又将活动推向另一个高潮。记得当时洛夫先生有两位高大英俊的白人助理跟随左右,还带着夫人与女秘书。会场里挂了他十几副书法作品。气场非一般诗人所能比。在与他女秘书的交谈中得知,近年洛夫每年秋天都要回大陆游走讲学几十天。


2014年11月14日在郑州,洛夫主要是与诗友见面,只带夫人,在河南省文学院参观河南省文学资料馆,与诗人座谈交流,电台的主持人现场朗诵了他的作品,聚餐时他还喝了酒。当时的河南省诗歌学会会长马新朝兄,还特意嘱咐我想几个问题,代表河南诗人的水准与洛夫进行交流。我还有一个收获就是为洛夫拍了不少照片。

2015年6月我到台湾,逛书店时,买了陈义芝主编、二鱼文化出版的《2014台湾诗选》。回来后仔细阅读,想选几首入“汉诗榜”,结果只选出二首,其中一首是洛夫的《昨日之蛇》,足见洛夫在台湾诗界之重绝不是倚老卖老,而是靠作品说话的。

蛇在这里代表了人的原罪,但惊动我们的是诗的魔性,诗人把自己的体悟感觉写得可怕又诱人,谁相信诗人当时已是87岁高龄了。

 

昨日之蛇

    

 洛夫

 

昨日看到一条蛇

顿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

我的鸡皮它也吃

吃完后便溜进了草丛不见

 

不见并非不在

今天它又溜进我的体内

和尚们鄙之为妄念

我却好好养着它

供着它,让它成仙成佛

 

每逢喜庆佳节,风和日丽

它便醒了,从骨头中欠身而起

溜出体外

到草丛里去寻找它的毒牙

也罢

天,就让它那么蓝着

泪,那么咸着

 

洛夫是台湾现代主义诗歌的核心与灵魂人物。20世纪六七十年代,洛夫也是台湾诗歌西化的急先锋。到八十年代,他意识到汉诗的西化洋化绝对不是正途,要从传统和古典诗歌吸取营养和教训,他发现“诗与禅的结合是具有革命性的东方智慧。”这样洛夫成了台湾现代禅诗的倡导者和代表诗人,他看来禅是诗中的一个美学问题,甚至是诗中的哲学,“诗和禅都是一种神秘经验,但却可以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体验到。我对禅的理解是:从生活中体验到空无,又从空无中体验到活泼的生机。诗与禅都在虚虚实实之间……”他的《石室之死亡》即已颇具佛意,只因意象过于繁复,意蕴深藏难觉,而其体积、规模、重量又与中国的短诗传统有隔,故读者只见存在主义之虚无而不见佛禅之空无。洛夫后来采用生活题材写的许多诗作,因意象单纯而含义在若现若隐、似有似无之间,故被诗评家称为现代禅诗。可是,洛夫诗中的意象过密过稠,冲淡了禅诗净虚之韵。

我坚信,禅意写作才是汉诗写作的方向。禅意写作主要运用直觉的手法,具有超凡性、简淡性、意味性的特点。自然,悠然;有我,无我,禅诗的两大道场。景,理,意,趣,禅诗的四大殿堂。淡,静,机,悟,禅诗的四大法器。日常中的超凡,散淡中的美妙,具有东方人的传统情趣,也是现代人心灵骚动的世外桃源。


2018年3月20日于郑州


 

 
 
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